开启辅助访问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怀念去年寒冷的一天 我即将到来的30岁

0 1047
管理员 发表于 2013-10-14 08:09:16 |阅读模式 |复制链接
出门。飘雪。
西北的小城,在10月这个季节就开始像冬天一样冷。刻意没有带帽子和围你巾,肆意让雪花随着呼吸飘进肺里,然后将仅有的一些温度咳出身体。
不吸烟,却有了咽炎,纳闷。
去年的这一天,早已不在记忆。前年倒是记得,和阿廖在满是人患的街道穿行,最终以陕西小吃打发了那个周末。

生完孩子后,我很少喝朋友一起出去聚会。去年的哪一个周末对于我,算是个不疼不痒的日子,无非多了一个可以出去撒欢的理由和籍口,但细想来,撒哪门子欢呀?无非找一个空间要么K歌要么拼酒,而现在二者与我都快要绝缘了。小喝点吧,有可能再次被人报警(此条缘由只因前不久吃客饭,少酌几杯的我竟然不胜酒力,却佯装镇定到最后的结果是,上错了单元开错了门,还不依不饶的非要打开那个钥匙都插不进锁孔的门,最后在一声“再开就报警!”的咆哮声中,以无比迅速的姿态飞身下楼而告终);K歌嘛,五音里缺俩,永远只有一首保留曲目(据说能迷死人),想知道呀?不说,下回请我K歌我唱给你听。对了,还有N年没有泡过慢摇吧了,因为那里的音乐让我的心脏受不了。平日偶泡次吧,也无非品杯卡布其诺和蓝山,如此静的安排似乎在这个节气不合适。罢鸟罢鸟,还是老实回家陪米宝。
一直不承认年纪大了,却在不时出的状况中确定了这是个事实。
手机随手放到商场柜台上就离开,再想起来时,已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,好在合时宜的电话铃声提醒了姑娘们帮我收起来,她们尖叫着,好我的姐呀,我们劝你换一个几百块的破机子得了。。。
突然就想不起我住的小区名称,拍着脑袋问同事,在他们瞪大的眼仁中我看到了“可怕呀。。”
身上开始过敏,不疼不痒的小红疹,自认为这种悄无声息的东西才可怕,于是查遍了百度和谷歌,最终把一个“淋巴性什么癌”的名词和自己联系起来。

亲们,别怕,我不是想吓你们,更不是想吓自己,就是想找个机会让自己意症下,在剩下的不多的日子我该怎么安排,要做几件轰轰烈烈的事情。。。于是,一张张挂满泪的脸出现在眼前,一种满足感溢满了这颗极易满足的心。。。

呃。。。今天早上小疹下去了,才不到两天,就下去了!好嘛,我承认,我不是怕死,而是怕不知不觉得离开你们。好好好,我最终承认,我还是怕死的,“贪财,怕死,睡不着。”老人的特点,现在我具备第二条。离年老还是有一定距离的,嘿。
   本想这些字在年终时会是以悲凉为出发点,终发现,一丁点悲的意思都对没有,我怎么成这样了,没有一点悲情主义色彩,郁闷了。。。

爱上海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